文章來源 :  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ortnoyzheng/posts/10153259158866555

【個人公告】

以下是遠見雜誌彭杏珠前輩的來信。今天下午我與她透過電話談了很久,我深刻反省當初因為大埔毀田事件而憤怒過度下的標題跟文章。這一兩天我會將當初發表 「只要九十二萬五千元....」該文的龜趣來嘻個人部落格永久關閉,並且會另外建置一網站刊登此文,以利SEO ,作為個人對此事件的第一步反省跟道歉。也請各位協助,若看到當初轉載我文章的部落格或網頁,可以將這封信轉貼過去。

其他補償方式,我會再與彭前輩商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大家好,我是遠見雜誌的彭杏珠。

您們一定會覺得很奇怪,我怎麼到現在才想要回應。

6年前,當我看到這則訊息,又看到網友的留言:把我罵成妓女時,我哭了,哭得很慘,還有「買我」的標題真的很傷人。

我不知道你們可以理解我當時的心情嗎?我很想跟你們溝通,但是我求助無門,當時板主設定必須是會員,所以我無法回應,我也很想找到板主,親自溝通,但是我不知道板主是誰?

我一直選擇淡忘這件事,朋友都安慰我:網路的東西不用太在意,很快就會過去了,我也很阿Q地認為:一切都會過去了。

但是,這一切並沒有過去,這篇文章刊登至今已經6年了,還是有人不斷引述,我被買的字眼不斷流竄在網路的世界上,無法抹滅,它就像鬼魅一樣陰魂不散。

就算我想選擇遺忘,「它」都不會放過我。

如果不是今天訪問一位老師,他開門見山就告訴我:我不認識你,我上網Google,馬上跳出來:只要九十二萬五千元,就可以買下遠見雜誌記者彭杏珠,然後變成五星級縣長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你真的拿了92萬5000元嗎?

我頓時崩潰,放聲大哭,原來這則訊息一直跟我如影隨形,從未消失。

今天我終於找到版主了,我終於可以跟你們對話了。

當一名記者,我絕對經得起考驗,只要你們願意,請隨時向媒體同業打聽我的為人。

我身為遠見編輯部的記者,被公司分派做縣市長施政調查的「報導」工作。每次都是根據民調中心調查的結果,採訪報導文章。每一份縣市長的調查都有憑有據,遠見不可能,我更不可能竄改任何人的成績。

但是讀者不明就裡,老是將調查的結果跟縣政府的標案連結在一起。其實編輯部跟業務部是兩個獨立的單位,編輯部絕對不可能因為業務部承接到比較多標案,就讓某個人變成五星縣長,如果真是這樣,全國各縣市都可以花錢,當五星縣長了,不是嗎?

其他如賴清德、陳菊都是五星市長,難道他們也是用錢,才當上五星市長嗎?

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,是各縣市民眾幫自己的縣市長打分數,完全是「民意」調查。若縣市長施政有懈怠、貪汙舞弊或失去民心的作為,評價星等也會起伏。以劉 政鴻為例,首次列入《遠見》調查是2007年,當時成績3顆星(倒數第二群組),2008年4顆星,2009年至2012年為5顆星。但2013年已降為 4.5顆星,2014年更是吊車尾,22縣市倒數第二名,只有3.5顆星。顯示調查反映當時縣民對縣長的評價。

其實,劉政鴻拿到《遠見》5顆星的那段時間(2009年到2012年),國內另外還有三家報社與三家雜誌,總計六家媒體,也曾在那段期間針對縣市長施政滿意度做調查,結果均與《遠見》大同小異,顯示各家民調結果都差不多,不是遠見獨厚劉政鴻。

我只不過是報導的記者,根據調查的結果撰寫文章,卻遭受到這樣的污衊,變成我一個人要承受所有人的質疑,你們覺得這樣公平嗎?

你們應該知道記者的清譽比生命還重要,一旦聲譽受損,所報導的文章也很可能受到質疑,你們可以想像我陷入無底深淵的痛苦嗎?
我真的好想好想忘記這件事,勇往直前,但每隔一段時間,這件事又會被提起,

只要每被提起一次,我就心如刀割,只能獨自流淚,承受痛苦。就像今天被採訪的教授提起一樣:無助痛苦。

我想要告訴你們:質疑人家很容易,留言也可以不負責任,但是你們可曾想過,假設是你的朋友、家人發生類似我這樣的遭遇時,你們是不是也會很義憤填膺呢?

公民意識崛起,透過網路發聲,共同監督政府是好事,但請不要輕忽對一個陌生人的傷害。

對你們而言,我真的只是一個陌生人,留言的朋友早就已經忘記這件事。當你們留完話、開心地去生活時,可曾想過,有一個叫做彭杏珠的人,她的日子是如何過的。

我真的很想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,我真的好想好想,但是我知道網路到處流竄的這則訊息,不可能消失,永遠都不可能消失……。

如果是你遇到像我這樣的事情,你會怎麼做呢?

可以請你們教教我嗎?

杏珠敬上

20160315.jpg

, , , , ,

leo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