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開始是從朱學恆先生的部落格里,看到這件事 <庭上,我有異議!>,後來基於好奇,我 在網路上蒐集這個事件的相關訊息 ,寫了一篇文章  :[針對2007中時文學獎新詩首獎事件的練習]   .... 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, 果然好奇心殺死貓呀~

今天值班中午休息時間, 才比較細看磊兒的明信片...-->這裡  看到第一句就覺得...哇~好有感覺喔~  很想引用ㄟ~如果磊兒小姐有看到的話, 借我放第一段好嗎?

他們在夕陽下相逢
本以為這會是昨天的事
卻不知道一個昨天竟是這麼久的等待

因為我是30歲才跟我老婆交往, 她也是我第一個女朋友. 算算到現在已經七年了.我們還是很多東西可以聊. 很像是昨天才認識, 但回頭一看, 才發現這竟花了三十年呀...咦 ..為何上面的字會變成粉紅色的?

好吧~回到正題~其實這件事在朱學恆先生的文章出來之前, 是一面倒的不利於磊兒.練習的主要目的是想找幾個資訊:

A.< Dear Howard >在 [ 菌落病歷 ]
的發表日期?
    1. blogpost 的發文日期是否可以更改 ? 這點朱大的文章已經證實了.
    2. 劉哲廷是否知道這個應用?以及他是否進行這個應用 ? 由<曼陀羅>一文已經證實了,劉先生知道並有實際運用.
    3.
證人如何確認發表日期 ?是透過RSS ?還是從[ 菌落病歷 ]? 目前僅知道在< Dear Howard >於2007-10-27更動時, 並未顯示在該站預設之RSS上面.

B.
< Dear Howard >是否有
其他的網路發表 ?
     1.現有的blog是劉先生唯一的部落格嘛?
用google搜尋[ 菌落病歷 ], 出現的網址居然是 ouur.blogpost.com !!此外也已經證實劉先生不是第一次使用blogspot的服務.
      2. 舊的blogpost ?
沒有< Dear Howard >.
      3. 其他地方? 劉先生曾在
[喜菡文學網論壇] 擔任版主,也在該版發表了一些[ 菌落病歷 ]內有收錄的文章. 但沒有< Dear Howard >
 
C. 可否由RSS回查 ?
用 bloglines 回查, 無法在預設的RSS內發現< Dear Howard >


D.劉先生上次發生的事件, 是如何判斷其為
抄襲?
現在知道是因為明日報系統無法更動發文日期, 自由時報才會對已經刊出的文章, 做此判斷.

好~ 其實我不像朱大那麼厲害, 這些東西我也是一個一個去查出來, 但侷限於能力, 實在沒有辦法找到之前< Dear Howard >的紀錄.

但重點是: 自由時報是依據無法更動發文日期的明日報系統, 來斷定抄襲. 中時依據卻是: 一個可以更動的系統, 一個知道如何更動發文日期的
blogger , 一個有實際變動過發文日期的blog 來做證據, 實在是過於草率.

相信當初劉先生的抄襲事件, 其詩文一定也是維持其一貫的風格, 才會有這麼多朋友出面挺他, 要不是因為明日報無法變更發文
日期, 恐怕簡先生也是百口莫辯吧!

更何況, 在劉先生更動< Dear Howard >
後,  [ 菌落病歷 ]預設之RSS 無法顯示其更動.證人是否有可能因為這一點而被誤導, 認為其真的在 2005/6看過這篇文章 ?

由於劉先生不是第一次使用blogspot的服務, 如果用陰謀論來看: 公佈得獎詩文日期為
2007-10-17, < Dear Howard > atom update 是 2007-10-27, 如果我的理解沒錯, atom update 僅會顯示最近一次的更新時間, 在這10天之內, 誰能保證只有更動一次? 何況, 最新一次的 update 時間剛好是劉先生在留言給蘇先生之後 !!

也許已享盛名的劉先生並不care這個獎項. 但是中時文學獎, 對磊兒來講, 又是怎樣呢? 那重要到可以讓她隱藏得獎的欣喜達兩個月, 是個讓親朋好友爭相道賀的榮耀, 是個讓學校可以與有榮焉的獎項,( 我網路查到的 ) 居然卻被用這樣的證據剝奪, 讓人情何以堪 ? 更別提還蒙上抄襲的污名 !!

我很喜歡磊兒說的:這是美麗的巧合. 因為這表示她的本質是個好人. 就像電影[心靈捕手 ]的教授, 在發現男主角的數學才能後, 感到惺惺相惜一般. 我雖然不會寫詩,但我也知道學習的過程無法一蹴可及, 達文西這種天才也是寫了很多筆記本呀! 為何
變動發文時間的 blog 可以當鐵證, 而磊兒的筆記本卻沒有說服力? 磊兒明信片上的故事, 不就隱藏得獎詩作的雛型嘛? 難道因為她是新人? 但是, 這種獎項不就是用來鼓勵新人的嗎?

不過我這一路找過後, 發現這些東西其實也沒那麼難找. 不知道為何沒在網路見過懶人包? 也許很多人都已經查過了吧!  才會有那麼多人敢鐵口直斷.

那我手腳還
是太慢啦~

我只能說, 中時面對這麼粗糙的證據, 進行這麼草率的查證, 表明自己未如大眾想像那般重視這個文學獎, 這是我本次練習的心得.

leol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narch
  • COMMENT:
    從朱學恆那邊連過來,拜讀你兩篇相關文章。
    當朱學恆的文章一發表,很多人其實都在等磊兒下一步的動作,
    只是目前看來沒有進展……

    之前我也在自己的部落格上,整理了一些相關文章連結:
    http://blog.roodo.com/anarch/archives/4520923.html
  • 十二萱
  • COMMENT:
    謝謝你對小磊的支持喔!我會轉達給小磊的^^

    她的明信片那時印了滿多套的,所以沒有意外的話我想是有在賣的。
    那至於怎麼付款交貨的細節我們可以繼續討論,或者你想直接在她的部落格上跟她聯絡,那我就跟小磊提一下你的事情,這樣子應該就OK了。

    很多人看了她明信片的標題:這麼短的日子我們竟過得這麼長。都覺得很有感覺,也感受到她的才華。
    我其實不太懂詩啦~我只知道我應該寫不出這樣的東西><
    所以許多人在質疑沒看過小磊什麼作品,就突然出現一首詩,還得到首獎?
    我心裡不禁低咕,只是沒放到網頁上公開給別人看啊...怎麼知道她私底下沒在寫.....

    關於這個事件目前的發展,嗯....由於我們幾個朋友討論之後,覺得應該秉持檢察官「偵察不公開」的原則,以免證據遭到消滅種種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
    所以後來的發展沒有在網路上公開討論。
    所以...呃,我只能告訴你,小磊已經做了所有該做以及能做的動作了。
    事情一旦有結果,我想她也會迫不及待地公開報告,畢竟這事關她個人清譽。
    -----